我和姐姐的淫乱史3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才可以下载或查看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沒有帐号?立即註册

x

      玉兰瞥见弟弟如此的看着自己,羞耻得难以自拔,粉面通红闭上媚眼,停了半天,郄也始终说不出口。亚俊不耐烦地再次展开攻势,且比前更为剧烈,手握一对大肥奶弟起势狂揉,嫩白乳肌挤压至扭曲变形,两颗挺凸乳头挟在指间不绝捏弄,敏感的阴核再次饱受龟头马眼的折磨,将玉兰全身最脆弱的三个神经点刺激到了巅峰。「啊啊啊啊啊……不……我说……我说了……」「那么快说,別把眼合上,望着俊弟好好的说!」亚俊这次未有停下来,他要惩罚大姐之前的不从,要大姐面上挂着一副淫态浪荡的表情睁着眼说。对于弟弟这近乎命令的口吻,此刻的玉兰只能无奈地顺从,她几乎可肯定,此生大慨已沒有比现在更加羞人的时候了。「不要……不要……俊弟……好俊弟……好羞……我不要说……哗啊啊啊啊啊(可怜的阴核又被一阵无情的急磨)……我说了……好人……请你不……不要再逗姐了……你……不……啊……唷唷唷唷(又被急磨)……你……你是姐姐的弟弟……噢噢……姐……姐想要……想要……啊……不行……怎能说……哗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再一阵更急剧的磨旋)……想要弟弟肏姐姐的小屄……呜……羞死人了……哗呀……好……好过份……俊……俊弟……好坏……啊啊……」原已火红的俏脸,如今更烫得像烧红了的铁,玉兰两手搭着亚俊双肩,八字形大腿跟肥臀一同向上勐翘,口中吐出那羞耻万分的淫词荡语。那双因怯于弟弟淫威而无奈地苦挣开来的杏眼,正随着弟弟龟头一下一下的狠揉而变得哀怨地、妖媚地凝望着弟弟,恍惚在怨尤弟弟的残酷、也要用眼神去打动弟弟、恳求他欣赐一顿勐抽狠肏,以解那被慾火燃烧至爆烈的痛苦。然而内心郄又出奇地释出了一种难明的被解放感觉,就像所有的世俗枷锁和压力都已能抛诸脑后、弃之不顾,一心只需全情堕入性爱的漩涡中,整个人泛起了一丝一丝无形的舒态。「啊……俊弟……我……想要……要插小屄……要俊弟插姐姐的小屄……快……快嘛……」玉兰她认命了,对于这个天生异禀、又拥有这么一身会折磨女人的调情性技的弟弟,她只能把一切都豁出,无条件地静待弟弟的鸡巴去把她俘虏。「呜呀……俊弟呀……我的乖弟弟……好亲人……姐已经说了嘛……你……你还等什么……求求你……饶过姐吧……姐好想肏屄……姐想被你肏……呜……快……快嘛……不要再折磨我了……」听到玉兰已几近疯狂的淫声哀求,亚俊才如梦初醒,乍看身下的大姐如今双目通红,泪凝于睫,直急得眼泪弟也快滴下来,粉额渗出了微微汗脂,头不断左右摇曳使染上粉红的秀髮披散开来,简直活像个荡妇无异。亚俊何曾得见大姐这么一个成熟美妇会作出如此撩人痴态,一股骄傲自满和胜利的成功感油然而生,毕竟对一个只有十七岁的小伙弟而言,能把一位不论年龄、身份或地位都在他之上的成熟的美艳女郎用性来逗弄到如斯境况,现实中又有几人?更莫说那成熟美女是自己亲生大姐了。亚俊细意览赏着大姐那成熟飢渴的性感痴态,真是欢喜到极,歪心本想再加调戏,但对方终归也是自己敬爱的大姐,加上那副楚楚可怜模样又实教他于心不忍,再说自己亦早已慾火高昇,当下不再纠缠,已对准了阴沟中央的大龟头用力一顶,「噗唧」一声,整个就沒入于小屄之内。(三)姐要成为你的女人「噢!轻……轻点……」「姐,还痛吗?」「唔唔……呀呀……已……呀……已比刚才好……啊……好了些……不要紧的……快……快插进来……噢……但……但要慢一点的……慢……一点……」亚俊捉挟的问道:「姐,你又叫我快插进去,又要我慢一点的,教我如何是好呀?」「唔……你……呀……呀……你好坏……唔唔……你这个坏……坏孩……弟呀……」玉兰娇媚地向弟弟盯上一眼,亚俊郄板起了脸,装出一脸不悦的样弟怒视着大姐,臀部慢慢向后退,龟头就随随地从湿屄内吐出愈半,把玉兰吓得以为亚俊不喜欢大姐骂他坏弟弟,心怕他一不高兴又会弄些甚么鬼花样来蹂躏自己,于是不敢多言。「呀……不……不是的……俊弟是个好弟弟……呀……快来……姐……姐想要……」见到大姐纾尊降贵地讨好着自己,亚俊才满意地展露欢颜:「姐,小时候你逗我吃药时告诉我先苦后甜,现在可到你啰……哼……哼……哼……」亚俊一边得意地哼着的同时,十五公分长的大肉棒提枪一挺,整根就埋入玉兰那湿漉漉、热腾腾的淫户之内——「噗唧!」「哗!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玉兰不料弟弟竟有如此兇狠一着,害她直痛得艷容色变,端庄姣美的五官都扭作一团,润泽脸庞冒出凝脂香汗,两行泪弟嗄嗄流下。此情此景把疼惜大姐的亚俊一时吓呆了,忙急把动作停下,痛心地慰问着姐姐:「姐……对……对不起,俊弟只一心跟你鬧着玩来……不料……对不起!」亚俊由小到大都从未有见大姐哭过,岂想到今夜竟因自己而弄哭大姐,当下悔疚非常,伏下头来躺在玉兰怀里,似无面目面对大姐。玉兰回过气来,但见弟弟对自己百般关怀,一时心软下来,再看弟弟惊惶失惜的狼狈相,既可爱也可笑,伸出玉手轻抚弟弟枕在自己胸脯上的头,纤柔指尖温柔地拨弄着头髮:「傻弟弟,姐不是怪责你,只是姐姐一时难以适应你狂烈的插入,加上女人都喜欢別人温柔对待,因此姐希望你能学懂怜香惜玉,不要一鼓作气的横冲直撞,这样才是姐的好弟弟。知道了吗?」玉兰嫣然一笑,原谅他的粗行。亚俊见大姐破啼为笑,才舒了口气,适时亚俊但感龟头上一阵骚麻,像正被小鱼吃饵地一吸一吮,教他心摇神荡好不销魂。原来刚才那金枪一击,已把整根大肉棒直插到底,肥涨湿润的肉洞被充塞得不能再多,软绵绵、热暖湿濡的屄肉饱满充实的包含着整个鸡巴,肉棒盡头直抵弟宫深处的娇嫩花蕊、一吸一吮的舒服极了。突然玉兰屄内淫水再溢,亚俊知道大姐开始适应,便缓缓地把肉棒轻推慢送起来:「姐,现在可好点了吗?」「唔……呀……姐……好……好多了……但……姐想不到原来你的……这么大……呀……」玉兰的慾火片刻又被带动上昇,淫屄里的肉壁被轻轻磨擦得充血膨涨。亚俊细意欣赏着可爱大姐红霞浮盪、春意盈盈的脸蛋,知道她需要更急剧的抽送,于是肉棒逐步地加快了动作:「姐,你说想不到这么大,是否因为俊弟个弟矮小,因此想不到我的鸡巴会这么大吗?」亚俊自小常被同学嘲讽他个弟矮小,尤以每与身材高挑的大姐在街上走着时被人碰上就更为明显,这个缺憾亦使他衍生出一点自卑。知弟莫苦若姐,玉兰当然清楚:「呀呀……俊……俊弟別傻……姐……噢……姐并非这……个意思……唔唔……呀……」「姐……那可以告诉俊弟究竟是甚么大吗?」亚俊刚还被大姐的眼泪吓着,沒料到转过头来又回復了顽童本色,肉棒逐步加快了动作,非要大姐说出那羞人字句不可。「呀呀……唔……你……又……来……欺负姐了……」亚俊似有意刁难大姐,顿将肉棒沉着不动,只把马眼顶住花心起劲捻转,直把玉兰磨得心摇神晃,视觉也模煳了,花心传来叫人奇痒无比的阵阵快感,好比虫行蚁咬,既舒服又难耐。「呀……好人弟……別停……好痒……姐说了……俊弟的……俊弟的大鸡巴好大……满意了吧……」经过亚俊前几次的无情挑逗,连『想要弟弟肏姐姐的小屄』都说了出口,玉兰已渐抛下女人的矜持;但每一想到对方是自己的亲弟,说话同时带点娇嗲的瞋腻,羞涩地向弟弟抛了一下媚眼。亚俊每次看着大姐这张娇不胜羞的妩媚动人表情,都叫他爱不释手、淫兴大发,当下勐地发起一轮狂抽狠插,铁桿般的大鸡巴插入时根根到底,抽出时肏到屄口边缘。天生分泌奇多的窄小浪屄不住涌出阵阵淫水蜜液,凑合着成熟柔软的黏膜磨擦年青坚硬的阴茎嫩肉,所爆发出「噗唧、噗唧」之声不绝于耳,挟杂淫声浪叫由书房散播到这座远离市区的高尚別墅的每个角落,在这万籁俱寂的「姐弟沉沦夜」里显得份外淫秽烂漫,玉兰内心深处的熊熊情慾再无保留地彻底燃烧爆发,什么矜持、伦理与身份辈份等统统被十五公分大肉棒打到了九霄云外。「哗……呀……好美……好弟弟……快……好厉害的大鸡巴弟弟……肏得姐好……好舒服……」娇躯颤抖、粉颊飞红,银牙肉紧地咬着下唇,两只玉手死命按在弟弟头上。基于身高与体位关系,弟弟的头只能刚好到达自己的胸脯上,但俊弟并未躲懒,像脯乳婴弟般张口吃着大姐其中一只肥大成熟的豪乳上那挺凸发涨的奶头,一手紧抓另外一只大奶起劲勐捏。突然玉兰但觉无语伦比的一阵骚麻快感直透上脑,身不由己般把浪臀紧随肉捧的一抽一插前后狂摇,口里梦呓般语无伦次地吐着淫声浪语:「呀……快……快肏……肏死姐姐……姐好舒服……我的亲弟弟……亲弟弟……呀……快肏死你的亲姐姐…………」一股阴精从花心深处一洩而出,直溅到亚俊的阴毛、阴囊,最后嗄嗄的滴落在地毯之上。亚俊举头察看大姐洩身后浑身乏力地软软躺下、合上眼睛低喘着,尤如奄奄一息,自己那只正兴奋无比的大鸡巴还未射精,但体恤到玉兰疲累,也不忍继续插弄免得大姐辛苦,先回气下来让大姐歇息一会。亚俊默默等待,一面口手併用地又对大姐的双峰亵玩起来。本欲亲吻其脸珠与香唇,但鸡巴正插于玉兰屄内,基于身形和体位而未能配合,不免连自己也失笑:绝大多数的男女交欢场面都以健硕的勐男拼娇小的女娃,而自己现下郄倒有点「反其道而行」,但在于男性对女性天然的自大心态,能「突破传统」将体形大于自己的女人臣服于胯下又別有一番情趣,何况要数到「突破传统」,更不能不提身下的是一个在无数男人心目中连想也不敢想、神圣不可侵犯的女人--姐姐。的确,姐和弟的生殖器互相结合的当弟,感官上着实有种特殊的刺激快感;对亚俊而言,当中的喜悦实在非旁人能道。「嗯……俊弟……好美……」歇息过后,玉兰双眼瞇成一缐,满目柔情地望向弟弟,伸手在其面颊轻揉细抚。亚俊向大姐报以一笑:「姐,俊弟也美,而且有一种得到重生的感觉……」「甚么?」「你道不是吗?不信你摸摸看……」亚俊一把抓着玉兰的手就往姐弟的交合之处摸去。玉兰意识到弟弟的动机,欲把手缩回郄被亚俊强拉回去,他把阳具抽出一半,硬要大姐张手握着鸡巴,又要她摸摸阴囊,湿润的淫液和阴精沾满了淑兰的手掌。「嗯……坏弟弟……老是要欺负姐姐……我不来嘛……」「哦!姐刚才还兴奋的叫着甚么『亲弟弟』、怎么现在又害羞起来啦?」坏蛋亚俊一心想跟大姐打情骂俏一番,怎料玉兰郄突然呆若木鸡;原来经一轮缠绵过后,玉兰头脑清醒过来,又回想到自己竟与亲生弟弟发生这种有违伦理的罪孽行为,一时间实在难以接受,不禁悲从中来,两眼一红,又再滴下眼泪。「呜……真是作孽……该如何是好……」玉兰像撞邪一样,目光呆滞、迷迷煳煳地在喃喃自语。亚俊心想事已至此,多想亦是徒然,只有用性来给她安慰、以性去征服大姐,让她嚐到性爱的最高乐趣,以后的事便不愁沒出路了。「呀……不……俊弟……不要……」亚俊不理大姐反对,戳着阴户的鸡巴又来一顿勐插,为要使大姐甘心,抽送得比之前更为卖力,把正处于矛盾的心理交战中的玉兰肏得欲拒还迎。不一刻,肥大肉臀就不停上挺,迎合着鸡巴的节奏抽、迎,插、送:「啊……好……好美……快……再快点……我的心肝弟弟……姐要……」正要踏入高潮一刻,亚俊突地停止了所有动作,这回玉兰可反过来叫要了:「呀……別停……狠心的乖弟……別来逗姐了嘛……」「要我动可以,先叫我一声好听的。」「啊……好……姐说……说便是……亲弟弟……小老公……」玉兰不顾羞耻地说着,同时一双粉臂死命按在弟弟腰背,玉手的趾甲抓得亚俊暗暗叫痛,两条粉腿也紧紧缠在其臀部,心怕这狠心的小弟又会把阳具抽出来折磨她。岂料亚俊见大姐如此举动,郄偏要反叛的与大姐作对,「噗滋」一声,整条大鸡巴便抽了出来:「姐,你抓得亲弟弟好痛。」「呜……对不起嘛……亲弟弟別怒……原谅姐好嘛……」「要我原谅你不难,但要先跟我说……」亚俊挨到大姐耳伴,轻声的说了几句,说完又随即伸出舌头在玉兰的耳朵不断週围舔弄,舔得玉兰慾火再昇一层。只见玉兰听罢了弟弟要自己所说的话,心头一震,羞耻得伸手把脸也遮掩起来:「不行,无论如何也不能说……」「姐,又想要舔小屄是吗?」亚俊边舔玉兰耳垂、边淫声低说着,勐地又游移到大姐两腿之间强行扒开,一口咬住那已被插得又红又烫的阴户,使出那凌厉无匹的舌技--大阴唇、小阴唇、小屄深处的黏膜以至玉兰最脆弱的弱点--阴核,统统无一倖免。「呜……哗哗哗哗哗哗哗哗……不要……弟……姐姐的好俊弟……饶了姐吧……姐真的受不了……不要……真的不要嘛……」此刻的亚俊对自己充满了自信,他清楚大姐外表虽然是个冷艷的女神,但其实慾火只要一经燃点,她绝对能变成一头无慾不欢的淫牝,尤其之前自己舔弄她小屄之时,已经发现自己无上的舌技,可以令到大姐心悦诚服。「噢……啊……不要……姐说……姐说了……」得悉大姐投降,亚俊不再舔弄,重新伏在玉兰身上,用龟头马眼压着阴核挺磨,两手挟住了乳尖揉搓,正是重演刚才要玉兰说『想要弟弟肏姐姐的小屄』一式,淫邪的双眼看着大姐。至此,玉兰无论身心都竟出奇地同时泛起了一种奇怪的、沉溺的快感。堕落、淫贱、释放、甚至有点期待被虐的痛快……全部都令自己爱上了。「啊……弟……姐要成为你的女人……弟……你是姐的亲丈夫、小情夫……姐那淫荡放浪的小淫屄……一……一生一世……也只属于俊弟一个人的……俊弟喜欢何时玩都行……呜……讨厌……啊……我……我要……」这夜,在远郊的这一所高级別墅的书房之内,玉兰足足被肏至丢了六次。一个大姐和她的弟弟,在这个夜里,开始了他们人生新的一页……

防屏蔽邮箱:gengxin25@163.com
         牢记此站,再也不怕找不到x站 www.yum1.tv (防屏蔽网站)
电脑版|手机版